叶芝: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摘要: 美文美诵美编,尽在安般兰若,欢迎关注!

09-09 20:32 首页 安般兰若


叶芝: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来源丨笨鸟读书  编辑丨安般兰若(ID:anbanlr)  


1889年1月30日,二十三岁的叶芝第一次遇见了美丽的女演员茅德·冈,她时年二十二岁,是一位驻爱尔兰英军上校的女儿,不久前在她的父亲去世后继承了一大笔遗产。茅德·冈不仅美貌非凡,苗条动人,而且,她在感受到爱尔兰人民受到英裔欺压的悲惨状况之后,开始同情爱尔兰人民,毅然放弃了都柏林上流社会的社交生活而投身到争取爱尔兰民族独立的运动中来,并且成为领导人之一。这在叶芝的心目中对于茅德·冈平添了一轮特殊的光晕。



    我的爱,我们要走,我们要走,你和我 

    要到那林子里去,把一滴滴露珠抖落 

   要去看鲑鱼戏游,看黑鸦盘旋

   我的爱,我们将听见,我们将听见 

   牡鹿和牝鹿在远处互相唤叫,唤叫 

   为我们婉转唱着的,还有枝头的小鸟

    那隐形的布谷,布谷的激情欢腾 

    哦美丽的人儿,死亡决不会来临 

   来到这遥远的、芳香满溢的树林


——《情歌》



叶芝对于茅德·冈一见钟情,而且一往情深,叶芝这样描写过他第一次见到茅德·冈的情形:“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叶芝深深的爱恋着她,但又因为她在他的心目中形成的高贵形象而感到无望,年轻的叶芝觉得自己“不成熟和缺乏成就”,所以,尽管恋情煎熬着他,但他尚未对她进行表白,一则是因为羞怯,一则是因为觉得她不可能嫁给一个穷学生为妻。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 

    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 

    慢慢吟咏,梦见你当年的双眼 

    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

    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 

    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 

    唯独一人爱过你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 

    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 

    逝去的爱,如今已步上高山 

    在密密星群里埋藏着它的赧颜 


——《当你老了》



但是,茅德·冈一直对叶芝若即若离,1891年7月,叶芝误解了她在给自己的一封信的信息,以为她对自己做了爱情的暗示,立即兴冲冲的跑去第一次向茅德·冈求婚。她拒绝了,说她不能和他结婚,但希望和叶芝保持友谊。此后茅德·冈始终拒绝了叶芝的追求。她在1903年嫁给了爱尔兰军官麦克布莱德少校,这场婚姻后来颇有波折,甚至可以说是灾难,可她十分的固执,即使在婚事完全失意时,依然拒绝了叶芝的追求。尽管如此,叶芝对于她的爱慕终身不渝,因此,难以排解的痛苦充满了叶芝一生的很长一段时间。


叶芝对于茅德·冈爱情无望的痛苦和不幸,促使叶芝写下很多针对于茅德·冈的诗歌来,在数十年的时光里,从各种各样的角度,茅德·冈不断激发叶芝的创作灵感;有时是激情的爱恋,有时是绝望的怨恨,更多的时候是爱和恨之间复杂的张力。



决不要,决不要献上整颗心 

    因为在那些狂热的女人眼中 

    如果爱情是想当然,就仿 

    佛不值得一想,她们从未想过 

    爱情会在一个到另一个的亲吻中消失 

    因为每一件可爱的事都只是 

    短暂的、梦幻的、亲切的欢心 

    决不要,决不要直接献上心 

    因为那些女人,尽管巧嘴多伶俐 

    掏出她们的心,只是为了游戏 

    但是到底谁能玩得够精彩 

    如果是因为爱情又哑又聋又瞎

    他这样做的,现在把代价认清 

    因为他献出而又丧失了整颗心 


——《驶向拜占庭·决不要献上整颗心》



从《当你老了》到《他希望得到天堂中的锦绣》、《白鸟》,再到《和解》、《反对无价值的称赞》, 当爱情从憧憬走向绝境,叶芝像个伤兵,在角落无力的叫嚣着爱情战场的残酷,爱与痛的纠缠,充斥了他的一生。


本文摘自《诺贝尔文学奖文集:叶芝精选》

安般兰若读者志愿者群
平台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现面向平台读者招募志愿者,共同参与平台的未来发展,共同努力,一起成长!欢迎您的加入。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公众号转载须联系授权)

图片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苏瑾

主编微信:VERYMASTE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首页 - 安般兰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