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较伟大的英雄,我只想认真的活着!

摘要: 描述民族英雄主义的影视作品看得太多

11-11 22:33 首页 卡萨帝锦州

温馨提醒:点上方↑“卡萨帝锦州”即可订阅本刊  

描述民族英雄主义的影视作品看得太多,总喜欢幻想置身于战争场景,为国牺牲。可是,如果真的穿越到那个战争年代,又有多少人甘愿做盖世英雄呢?

 

今天在中国大陆上映的《敦刻尔克》打破固有认知,揭露了战争背后人性的伤痕。以往战争电影,宏大的战争场面,运筹帷幄气定神闲的将军,穿梭在枪林弹雨中奇迹般毫发无伤,激起观者无限荷尔蒙,鼓舞人人成为一个伟大的民族英雄。对于那些在战争中潜逃的士兵,人们总是嗤之以鼻,悲愤戳骂,冠之以懦夫。

电影主流价值观所表达的民族英雄主义绑架了人们的认知,只要是牺牲,就有价值,逃跑是可耻。殊不知,电影只是将大家愿意看到的东西和超越完美的价值观搬上荧幕,放到现实中,又有多少真实可信的成分。

 

我们不是不想成为英雄,只不过,我们都是活在世上的小人物。

 

电影大师克里斯托弗·诺兰带着新作《敦刻尔克》,将观者从云端拉回现实,用小人物朴实无华的视角,把人拉回真实,诠释生存的价值和家的信仰。就像他说的,这是一个关于生存的故事,而不是讨论英雄主义。

这是一个有关生存的故事。在德军围剿下,近40万英法联军滞留在法国北部狭小地带,只剩下敦刻尔克这个仅有万名居民的小港可以作为海上退路。这是个极易受到轰炸机和炮火持续攻击的地方,让40万人撤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40万人,也就是40万条生命命悬一线,他们似乎只剩下了等待死亡。可是,在这样危险的情形下,一个杂牌船队,一个星期左右,竟然救出了33万5千人,自此改写了世界历史。

历史上对敦刻尔克大撤退褒贬不一。40万人,装备充分,为什么不打一场漂亮的胜仗?对于作战军队来说,逃跑是最大的耻辱,何况是40万人丢盔卸甲的仓皇而逃,把这次撤退定义为失败的战役。脱离那场残酷的战役本身,站在上帝视角去评价,无可厚非,但是我们都不是上帝不是吗?我们是人,就永远逃脱不了人性的局限。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时间的滴答声节奏越来越快,死亡的魂灵慢慢逼近。恶劣的自然环境,四面楚歌,狂轰滥炸,同胞尸体的臭味令人作呕,好像一个无助的灵魂徘徊于遍布死亡召唤的声音下,恐惧的瞳孔放大,布满血丝,迷茫,无助,孤独,恐慌......每一位士兵面临着令人窒息的死亡困境,模糊了所有影像,像个迷路受惊的孩子,遥望对面家的方向,等待回家,渴望家人,只剩下挣扎求生的信仰。在这种时刻,弱小的年轻士兵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活下来。

平民,士兵,身份不同,地位不同,担负的任务不同,亦如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担负的使命不同。但是能通过一个共同的目的,一个共同的信仰,一个共同的家,让彼此的心守护在一起,在恐怖反人性的战争中,迸发所有生存的欲望,相互帮助,逃出战争命运的魔抓,与对岸的家人相聚。这就是活着的信仰。这些普通的不会载入史册的士兵才是战争真正的原子,他们的求生和挣扎里使我们必须要面对的,是英雄主义背后人性的伤痕。

敦刻尔克大撤退打动我们的,正是小人物在战争中面对生命的挣扎与渴望,一条海峡隔着生与死的天界,越过重生,反之死亡。他们或许从来没有精忠报国的英雄主义情结,甚至没有胜利后的宏图伟愿,他们只有眼前活着的真实,真实的伟大。无论失败与否,回家,就是胜利。

 

我们好像被上帝抛落人间的尘埃,孤身来到世上,以家为单位,人性是每个人的标签,是有血有肉真实的人生。抛弃虚无的上帝式道德,每个人都想拥有美好的人生,都想在短短的生命中尽情体味精彩绝伦五味杂陈的生活。命运是不可捉摸的,在生与死的边缘,尽力挣扎,去选择生,是人性的真实。竭尽全力,不妥协不放弃,亦是人性的伟大。回家,终究是人最后的信仰和支撑。

 

我们总是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努力的活着,努力成就自己,希望给自己、给家人、给孩子创造成更加美好的生活。我们努力工作,即使面对诸多生活的不易,也会用半年工资换回心爱的车,为家人出行方便,购买一套高端智能的家电,只为保护家人健康,这不是物质,是追求,追求一种更有价值的生活,更高端的生命呈现方式。我们怀着卡萨帝式为家,不妥协的信仰在人生的跑道上,奋力奔跑。这或许就是活着的真实与伟大。

生活本就在那里,爱的天性让人发挥无限想象力用丰富去充盈生命的空白。为自己和家人穿上坚不可摧的外壳,用力的活着,认真的生活。正如卡萨帝一直为之努力的唤醒人们对爱的渴望,从家和爱中获取心灵的依靠和面对未知的勇气,突破不可能的局限,创造更完美的生活。

 

相比较成为一个孤独的英雄,我们更渴望活着,去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科技 · 精致 · 艺术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精致生活





首页 - 卡萨帝锦州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