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学者:土伊频繁互动恐对以色列地区利益造成破坏

摘要: 当时的土耳其需要以色列作为对抗叙利亚的堡垒,但现今的情况大不一样,土耳其一直想在地区事务中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所以需要更灵活的外交战略。

11-10 18:27 首页 中东研究通讯

9月27日,以色列学者希玛?谢恩(Sima Shayne)和加利亚?林第士绰(Lindishtraws)在一篇报告中警告说,近期土耳其根据区域形势变化所采取的一系列行动,不符合以色列的地区利益。


根据这份报告,两位学者格外强调了土耳其和伊朗最近关系升温对以色列会产生的影响。他们认为,近半年来,土耳其的诸多外交行为出现与以色列地区利益不一致的现象。如在海湾危机中支持卡塔尔、与埃及关系降温以及在7月阿克萨清真寺危机期间,土耳其对以色列的敌对言论。最为引起以色列关注的,还是土耳其和伊朗之间的和解。


伊朗和土耳其

来源:MINING.COM


共同利益促成的三角联盟


土伊关系和解,转折始于伊朗武装部队总参谋长穆罕默德·巴盖里(Mohammad Bagheri)8月对土耳其的正式访问,这是自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高层第一次出访土耳其,也是两国军事高层的首次互动。


此外,伊朗总统鲁哈尼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9月9日阿斯塔纳和平谈判期间,与俄罗斯就叙利亚问题,在降级区伊德利卜地区达成多边协议,并就埃尔多安10月访问伊朗进行协商。所有的迹象都表明,土耳其和伊朗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


巴盖里访问土耳其

来源:Radio Farda


在库尔德人独立公投的特殊时期,鉴于土耳其和伊朗两者共同反对库尔德人独立,两国具有诸多相同利益。不难看出,土耳其的注意力现都集中在库尔德问题上,尤其是他们在与美国的密切军事合作,共同对抗“伊斯兰国”组织的背景下,确保叙利亚北部没有独立的库尔德实体的形成对土耳其格外重要。


除了库尔德问题,两位学者认为,卡塔尔外交风波爆发期间,土耳其和伊朗共同帮助卡塔尔应对强加的禁运,目的是希望扩大两国在卡塔尔的影响。在经济领域,土耳其、伊朗和俄罗斯已经在伊朗签署了一份关于油气勘探的三方协议(伊朗自制裁解除之后,成功吸引石油投资重返伊朗,且伊朗国内的天然气储量,高居世界第二,仅次于俄罗斯),伊朗和俄罗斯的油气资源,对于缺少重要能源的土耳其来说,尤其重要。


就伊朗和俄罗斯而言,这两个国家也需要与土耳其合作。从叙利亚战争中,土耳其支持反对派武装就能看出,三国利益不一致时,俄伊两国的利益事实上是受损的。从目前局势看,伊朗和土耳其共同利益的扩展、土伊之间的和解是土耳其和俄罗斯关系深入发展的助推器。


2017年8月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三方代表签署了油气投资协议

来源:Press-TV


埃尔多安声明土耳其已经向俄罗斯购买S-400导弹系统,与此同时,土耳其支持伊朗抵制美国的制裁,与俄罗斯的交易以及与伊朗的和解,均造成了土耳其与美国最近关系的冷淡。


长久利益值得考量


从上述两位学者的研究可以看出,土耳其和伊朗联系密切,加深了以色列与土耳其的裂痕。尤其是两个月前,两国刚刚因为阿克萨清真寺事件,相互讽刺甚至发表了一系列敌对的言论。


以突厥民族为主的土耳其、波斯民族为主的伊朗、犹太人为主的以色列和阿拉伯民族一直是中东的四大势力,其中两种力量的联合势必引起连锁反应。当以色列和土耳其关系密切时候,伊朗担心国家安全受到威胁一样,当两国密切关系恶化的时候,伊朗领导人就会感到非常满意。


自以色列建国以来,土耳其曾是第一个承认以色列建国的伊斯兰国家,但之后的土以关系因为耶路撒冷、土耳其渴望向阿拉伯靠拢以及争当地区大国等问题,土以关系就开始曲折发展。其实土耳其和以色列在大多数问题上,意见都是不一致的,尤其是有关以色列的安全议题。


土耳其和以色列国旗

来源:Press-TV


由于地区形势发生的变化,土耳其不得不改变其外交政策。正如两位学者指出,土伊关系转变的背后,最为重要的影响因素是,为俄罗斯和伊朗支持阿萨德政权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但土耳其人除了承认他们与俄罗斯成功联盟、合作之外,别无选择,他只能通过这种外交方式,减少在叙利亚战争结束后所面临的损失。


但如果深入探究,这些变化并不能完全反映出土耳其与伊朗利益的高度一致性。伊朗威胁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抵制伊拉克分裂,但因为土耳其和伊拉克省北部埃尔比勒之间的经济关系密切,土耳其暂时不愿采取相关行动。长久的差异和分歧不会因为短期的战略调整而消失,即使两国大的利益趋于一致也不会完全统一。


土耳其和以色列之间,因为地区形势变化利益已经没有太多一致性,两国关系自去年因为叙利亚问题恢复关系正常化,才一年多的时间。虽然土耳其外交重心转向伊朗,但土耳其和伊朗在此之前也是矛盾重重。


即使没有伊朗的因素,土以关系进程也只能是缓慢进行,他们的关系已经无法回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最好的状态,二者建立共同防务的战略背景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当时的土耳其需要以色列作为对抗叙利亚的堡垒,但现今的情况大不一样,土耳其一直想在地区事务中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所以需要更灵活的外交战略。但无论朋友和敌人如何转变,长期来看,中东的几大力量之间,相互牵制、维持动态平衡仍会是长久状态。


参考文献:

1.?zlem Tür,Turkey and Israel in the 2000s—From Cooperation to Conflictm,Israel Studies,Vol.17, No3, 2012.

3.Alain Gresh,Turkish-Israeli-Syrian Relations and Their Impact on the Middle East, Middle East Journal, Vol.52, No.2,1998.

4.F.Stephen Larrabee and Alireza Nader, Turkish-Iranian Relations in a Changing Middle East,Chapter Three Israel and the Palestinian Issue, RAND Corporation.(2013)

 

今日主笔 \ 董雅娜


首页 - 中东研究通讯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