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僧可一:如何才能探索佛法里的真谛?

08-19 21:43 首页 正安聚友会



0
1
假药和佛法之间的关系

佛法的精神,在真谛这个层面,它致力于探索的,是人生和世界的最终极的问题。而现实生活中,更多的人追求的,并非是对最高真理的追问和探索。


今天要跟大家谈一谈关于佛教对于真谛的看法的问题。真谛,在佛教当中属于探索世界和人生最究竟的那个部分。


佛法的精神,在真谛的这个层面,它的目的似乎并不在于普及,它努力探索的是世界和人生的最终极的那个问题,这个精神或许与世俗佛教,也就是说宗教组织所提倡的精神,有时甚至是相背的。最普及的教义,也不一定就是最真的,因为真理和普及程度无关。


说到这里,我想到最近在人物周刊上看到的一篇文章,写的是关于卖假药的事,作者说他爷爷患了一种风湿病,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这个很普通的风湿。老人家80多岁了,经过其他老人的推荐,吃了一种叫什么风湿王的一个药。


很明显,您一听这名字什么风湿王,这个就是假药。因为它除了名字什么都没有,说明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名字。但是这个老人家特别坚信这个药是有效果的,后来他在网上一查,说这个果然是假药,他把查出来的这个结果给他爷爷看,老爷还半信半疑。


这里有几个关键点,要跟大家提一下:一个是老人家听其他老年人的推荐,也就是说我们吃药不问医生,我们去问其他老人,这是一个问题;再一个呢,就是叫做秘方的风湿药。那这两点跟我们今天要谈的这个话题,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在学习佛法的时候,因为宗教本身,是带有某种神秘主义色彩的。尤其被很多教职人员渲染成了某种秘方,最有意思的是由于我们今天传统文化的回归,我们中国人生活富裕以后,我们对精神层面开始有了追求,大量的老百姓开始对佛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但是又没有很多专业的佛法教学机构,能够提供专业的佛教知识的学习,所以我们大多数的人学习佛法的途径是什么呢?是经过其他老年人的推荐,尤其老年人学习佛法的时候,经常都是一帮老头老太太这些,佛教发烧友们在一起搞一搞聚会。在他们之间所推荐以及学习的佛法,在我看来很类似于假药这样的东西。


作者分析这个假药是怎么回事,是什么心理呢?说吃这些假药的老人一般都是空巢老人,平时没什么人陪,尤其是身体不适的时候,一听到朋友说,或者广播里说,什么什么药有效,那马上就买,或者就让子女买,子女不买呢他还会说,你不孝顺,你对我不好,你让他吃真的药,他未见得相信。


为什么呢?这里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就是老年人得的这些病,或假药所要治的这些病,通常是人类的慢性病。而我们能够看到,现代社会有很多的慢性疾病,是不能治愈的。你比如说像我们说的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像痛风、肝炎等等等等,而这些所谓的广播上的卖的这些假药,通通是针对这些慢性病的治疗的,


为什么治疗慢性病?因为这个治不好,所以终极问题是因为我们为什么会吃假药呢?难道我们就愚蠢到了连真假都辨别不了的程度吗?因为我们一旦有了恐惧,我们的理智就丧失了。我们的理智不会正确认识到说,我们得的这个病是慢性病,是不能被治愈的。这个时候,我们由于恐惧心理的作用,我们就相信了。


所以对于宗教来说,我们也是常常由于对那个终极问题的恐惧,而对宗教产生信仰的这种心理,往往会受到比较低层次的,民间化的信仰的诱惑,而走上一条宗教吃假药的道路。


还有一种情况呢,是一种关于缺爱的宗教信仰心理,就是说他是空巢老人,他很寂寞他很孤独,要么就是怕死。在缺爱的这种情况下,对宗教产生了依赖心理的时候呢,想在这里找到一点安慰,这个时候也很容易被假药所迷惑。


在这里做这样的比喻,好像对我们佛教是一种不太恭敬的说法,事实上我要在这里强调的是:现在我们这个普及的佛法里面,夹杂了很多非佛教核心思想的东西。也就是说真谛层面的东西,你比如说我们今天的这个多数的佛教徒,没有把我们的精力放在关于探讨我们生命本质的上面来。也就是说,我们在学习佛法的时候,并不是对实在是什么产生了兴趣,思想是什么。


实在和思想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什么是纯粹思维?什么是因果的效呢?一提到因果,好像这是一个佛教的,比较核心的思想。但是我们通常老百姓所停听见到的,不是佛教的因果的系统的理论,而我们所听到的那个叫做报应。中国人常常说因果报应嘛,在佛教里面讲的其实是因果,它讲的不是报应。


我们把因果误翻译做了报应,这是两个问题。那么因果翻译成报应了之后呢,就对应成了一个,我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就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它其实是在一种复仇心理下,产生的这样的一个理论,就是你骂我是因为我骂了你,它是这样一个关系,这个就把佛教深深的因果律矮化了。


再就是关于吃素的问题,我们大量精力没有放在关于宇宙人生的真谛的探索上。也就是说大多数的时候我们学习佛法,对这个东西不感兴趣,因为那个解决不了我们当下的需求。也就是说我这关节炎怎么好?怎么能在短短一个月里,我这个东西我就不痛了,那你就吃假药吗?因为假药有一个特色,假药里面不是没有药物成分。


我们在这里举一个例子,你比如说疼风,通常我们会用的西药呢就是秋水仙碱。国家规定的剂量是一片里的含量是20毫克,但是假的这个药呢,它里面的这个含量达到了200毫克,这个药是有毒的!当你吃了之后在短期内是有效果的,可是它引起的是一系列的问题,你的那个病好像在短期内有效果,但是它对你的肝脏、脾脏、对你的其他器官的损伤是非常严重的。


所以又引到我们要说的这个问题上来,我们过分迷恋了那些对我们有效的那些宗教仪式上,或者说那些宗教形式上。这个时候我们就丧失了,对我们生命探索的兴趣,刚才说到要讲吃素的问题。我在最近的这个佛教逻辑的讲座当中提到,说佛陀当年是反对素食的。我一提出这个观点呢,群座哗然。


有一些佛教发烧友们,对我的这个观点不以为然,说你讲这个话有依据吗?前不久我读到了一本关于写佛教和素食的这么一本书,这个作者是个台湾人,他引用了一段南传大藏经里的话语,在这里我要分享给大家,那么让大家了解一下关于这个素食的问题。说:素食这个事情,佛陀当时反对,是反对谁呢?他的堂弟叫婆达多。


经典里记述,当年他这个堂弟提婆达多,为了这个争夺教团的领导权,增强这个教团的统治力。那么他就想确立以头陀行为僧侣的唯一修行方式,什么是头陀行呢?就是彻底的苦行。用这样的方式吸引有这方面倾向的僧众的拥戴。


除了坚持终身修行头陀行以外,他还特别加上了一条不食肉和鱼,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但是不吃肉和鱼,这样的要求即使在头陀行里,以前都是没有这样的规定的。也就是说那些修苦行的人,也都是不拒绝吃肉和鱼的,在佛陀那个年代。可是为何提婆达多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呢?照经典的解释,这是要伤害它们性命的,换言之在提婆达多看来,若要坚持不杀生的信仰,素食的戒律显然是必要的。


这一点倒是完全符合和后来大乘佛教的主张,而提婆达多就现存的资料来看。他就是在印度史上,将不杀生的戒与素食的观念结合起来的第一个人。提婆达多提出这样的建议之后,当场就被佛陀拒绝了。拒绝的因素,我觉得是比较复杂的,这里经典没有细说,不过基本上佛陀一向就坚持中道的理念。它不主张过分的苦行,也不赞成放逸的享乐,所以提婆达多提出要修苦行这样的方式的时候,遭到拒绝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大城佛教的素食观理,不能不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所有的佛教律条里面,没有一条规定不让吃肉,不杀生是根本戒律,但是不杀生和素食它之间有个关系在里面。佛陀有很多为难的地方,为什么他当时反对提婆达多,说肉是可以吃的。但是什么肉可以吃呢?佛陀提出了三禁肉,在南传大藏经里,有这样的记载。佛陀说我不准僧侣吃的三种肉是就是我们今天所谓的不见杀、不闻杀、不为我杀。就是我没看见杀,也没听到说是为我杀的。比如说肉铺里买来的肉是可以吃的,我们能够看到今天在南传佛教里,还保留着这样的习惯。也就是说僧人是吃肉的。



0
2
什么是佛教逻辑?

在我们年轻和有理智的时候,一定要让自己有智慧,而不可被所谓的大多数的狂热、进入到某种热闹的宗教活动,以及传统文化的活动当中去,而要去到传统文化,以及佛法以及哲学,以及科学那个甚深的关于人类智慧的探索当中去。


最近一直在讲佛教逻辑这本书,佛教逻辑是个什么东西呢?可能大多数的学佛人来说,连这个名词都没有听说过,也就是因明学的这个部分。也就说这一块内容,是当年玄奘大师这个体系里的内容,我在这里做几句简单的介绍。


什么是佛教逻辑?佛教逻辑的这个体系里面,包括了人类的整个认识领域,这个时期的佛教徒,它是印度佛教发展到第三个时期,产生的一个学科吧。他们会认为管自己的这一个学科叫做逻辑理由的理论,也就是我们常常说的因论,因明学。也就可以说是正确认识来源的理论,或者简单的称作正确知识的量度。


也就是说我们今天具备,了解世界、认识世界,了解人生、认识人生,以及我们所有建立起来的那些观念,它的正确与谬误的一个学科。他们声称他们自己是人类理性自然的普通逻辑,也可以把佛教逻辑称为批判性的逻辑。


从这个角度来说,佛教逻辑它仅仅保持了对最初佛教的忠实而已,佛教逻辑家们否认灵魂,否认神,否认永恒不朽。除了转瞬即逝的事件的迁流,以及在涅磐中达到的最终的永恒寂静以外,他们什么都不承认。而佛教逻辑的最高宗旨,就是要说明:运动的实在与静止的思想构造之间的关系。


当然我跟大家分享的这一段话,我们就是听一下,了解一下。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做深入的探讨,可是我如何说服,大家不去参加那些无聊的宗教活动,而进入到最自身的探索当中来呢?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在这里我要提出的是,通常真理与大多数之间,没有必然的关系。最真的法,往往是在主流里面,受到排挤、打压乃至迫害的。


个体的人性,在人类的这个生活圈子里,我们总要伪装真谛,伪装自己。因为你如果不伪装自己,你就会受到大多数的迫害,在这里我又要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个叔本华的一段话。他说:“上流社会参加社交聚会,需要把自己变得平庸,在泛泛和平庸的社交聚会中,人们对充满思想检视的谈话,绝对深恶痛绝。”


也就是说,我们能够看到今天所有的法会当中,并不体现着佛法的思想,和我们对真理的探索。而对于和有深深的佛教见地的人的谈话,他是深恶痛绝的。也就是说我常常会接触到很多的这个佛教发烧友,你跟他们讲佛教逻辑,他会以为你是异类,会以为你是有神经病的人。


叔本华接着说,他说“真正具备价值的东西,并不会受到人们的注意,受人们注意的东西往往缺乏价值,每一个有价值的出类拔萃的人,都宁愿隐退归隐。”这就是上述事实证明的结果,也就是说我们在人群当中,就必须把自己的真知灼见隐藏起来。大家都吃这个假药,然后你说这个假药是假的,那么你就成为异类。


在这里,作为一个年轻的和尚,我在这里提醒自己,也提醒我们所有的人,要在我们年轻和有理智的时候,一定要让自己有智慧,而不可被所谓的大多数的狂热、进入到某种热闹的宗教活动,以及传统文化的活动当中去,而要去到所谓传统文化,以及佛法以及哲学,以及科学那个甚深的关于人类智慧的探索当中去。


——本文精选自聚友礼——




—编辑:GaGa—




首页 - 正安聚友会 的更多文章: